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军事新闻 >
为了和平 我们坚守-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7-18 04:19   来源:未知   阅读:

  为了和平 我们坚守

  出兵规模从小到大,部队类型从单一到多样,任务领域从简单到复杂,30年间,中国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实现历史性跨越。中国维和人员凭借过硬的专业素质和无私的奉献精神,传递和平的信心,竖起安全的屏障,赢得当地民众和国际同行赞誉,被联合国视为“维和行动的关键因素和关键力量”,用实际行动诠释中国负责任大国担当

  马里维和任务区??

  生死考验 刻骨铭心

  卞 龙

  今年2月17日,在西非国家马里东北部的梅纳卡地区,恐怖分子向联合国维和部队梅纳卡超级营地(简称超营)发起火箭弹袭击。当时,我正带领一支由35名中国维和军人组成的分遣队,执行超营施工任务。第一枚火箭弹落地后,超营警报系统发出预警。我第一时间通过对讲机指挥大家进入掩体,收拢清点人员,营区外3组人员30秒内全部进入附近掩体。3枚火箭弹落入超营内,其中一枚距离分遣队施工分队只有200米。近一年来,超营共遭遇5次火箭弹袭击,梅纳卡分遣队克服严峻的安全形势,目前已基本完成营地施工任务。

  这是我第三次到马里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2013年12月,应联合国请求,中国向马里派遣首批由工兵分队、警卫分队和医疗分队组成的维和部队,到现在已经是第七批。记得第一次到马里时,加奥机场航站楼的墙壁和窗户上布满弹孔,通往营区的公路上,设置了一道道关卡,荷枪实弹的政府军正在执勤,我真切地感受到,战争离我们如此之近。

  中国维和部队所在的联合国马里维和任务区位于马里东部重镇加奥,这里是西非的交通要地,也是恐怖分子渗入马里首都巴马科的必经之路。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三支分队各司其职:警卫分队负责为东战区加奥超营提供安全警戒;医疗分队作为东战区二级医院负责医疗救治;我所在的工兵分队主要负责构筑加奥超营和梅纳卡超营防御设施,修建和维护机场、道路、排水设施,搭建板房等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简称联马团)生活配套设施,以及其他临时性抢建抢修任务。

  营区建设从零起步,我们用10天左右时间即完成架设能够容纳155人居住的板房和配套生活设施。东战区司令部和各分队指挥长到营区参观后,表示“工程进度不可思议”。随着一个个施工项目圆满完成,“中国速度”“中国标准”“中国质量”在联马团赢得很高声誉,“中国工兵”也成为一张闪亮的名片。

  2016年,我参加了中国赴马里第四批维和部队,并担任立体中队的中队长。那次维和经历,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和伤痛。5月31日20时50分许,在二号哨位执勤的中队战士申亮亮和司崇昶即将轮换下岗。突然,我的对讲机里传来申亮亮清晰而急促的报告声:“值班室,有不明车辆冲向营区!”我迅速命令快速反应班(简称快反班)取枪,起身向哨位冲去。距离哨位还有约30米时,巨大的爆炸声、冲击波和横飞的沙粒将我掀飞。营区顿时一片漆黑、漫天烟尘。我爬到运输车之间的空隙处,简单检查了一下身体,就带着赶到的快反班向哨位冲去。最先找到的是司崇昶,他左耳血肉模糊,胸前鲜血浸透。把司崇昶交给军医包扎后,我们继续寻找申亮亮。这时,哨位已经燃起大火,我们加紧灭火,同时祈望亮亮不在哨位里。

  大约10分钟后,哨位大火被扑灭,给水中队战士张浩然报告:“大队长,找到了,牺牲了……”那一夜,很长很长,我感到深深的悲痛。

  据司崇昶回忆,当晚主哨申亮亮发现一不明车辆向营门高速冲来,他立即向作战值班室报告,果断指挥司崇昶向目标开枪射击,并在爆炸瞬间将司崇昶推离岗楼。从发现情况到最后爆炸,只有短短的37秒。在这宝贵的37秒中,申亮亮置个人安危于度外,始终坚守哨位履行职责,为营区做好防护准备争取了时间,避免了更多战友的伤亡。

  我因双侧鼓膜穿孔撤回国内。我去了申亮亮的故乡河南焦作市温县,管他的爸妈也叫爸妈,我向他们说,“如果有维和,我还要去。”当时亮亮的爸爸说:“孩子,这是军人的使命和责任,但一定要注意安全。”如今,作为第七批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的一员,我很珍惜这次机会,因为这不仅是我自己的愿望,也带着亮亮的遗志和司崇昶的心愿。

  三度来马里维和,这里也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此次前往马里的行囊中,我带着70双拖鞋和200多件衣服,送给当地的孩子们。马里孩子的纯真笑脸和战乱导致的破败景象形成的强烈对比,总是在我头脑中挥之不去。我想,对于一名维和军人来说,能为当地人民带来更多和平的希望,付出就是值得的。

  (作者为中国第七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副分队长)

  黎巴嫩维和任务区??

  巾帼蓝盔 无惧雷区

  杨怡鑫

  应联合国邀请,中国赴黎巴嫩维和部队于2006年4月部署到任务区。2019年5月,作为中国第十八批赴黎维和多功能工兵分队一员,我有幸成为首次走进“蓝线”雷场的中国维和女兵之一。

  黎巴嫩素有“中东火药桶”之称,地中海东岸120余公里的黎巴嫩与以色列临时边境??“蓝线”地域地势复杂,地雷密布。我们所担负的任务是排雷和战场区域清除,主要包括勘察、标定和隔离雷区;在雷区开辟通道;开展区域排雷;处置未爆弹药;雷区紧急救援;开展地雷威胁安全宣传教育;配合联合国地雷行动协调中心工作等。

  2006年至2020年,中国维和扫雷官兵累计发现、排除各类地雷1万余枚,创造了扫雷“数量最多、速度最快”和“零伤亡、零事故”的优异成绩。如今,“中国式扫雷”已成为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简称联黎部队)安全高效作业的代名词。

  去年6月11日,分队71名扫雷官兵全部一次性通过联合国地雷行动协调中心的考核,同时获得扫雷、排爆两项资质,我和另外两名女扫雷作业手在列,成功拿到了进入“蓝线”雷场的“通行证”。

  第一次走进真实雷场,只见山高坡陡的雷区荆棘丛生,锈蚀的隔离铁丝网、红底白骷髅头警示牌、偶尔可见裸露地表的地雷,时刻提醒着人们这是一片“死亡地带”。

  “扫雷作业,迈出的每一步都事关生死。”开始作业前,扫雷组长的叮嘱让我绷紧了神经。炎炎夏日,雷场地表温度超过50摄氏度。我穿上厚重的防护服,戴着沉闷的防护头盔,单手持探雷器探测信号源,不到10分钟就已经汗流浃背。“嘀嘀嘀,嘀嘀嘀……”发现信号源后,我小心翼翼地完成标定作业,而后兴奋地向组长报告。在组长的许可和全程监督下,我双膝跪地,拿着小铲子、刷子和剪刀等工具一寸一寸土地展开挖掘。身后不时传来组长的提醒:“扫雷要遵循联合国的标准作业程序,割除植被要从上到下、从后向前,一根一根地剪。挖掘要一点点推进,每次前进不得超过5厘米。”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挖掘,我发现了一枚埋在地下15厘米左右的地雷。为了成功将它引爆销毁,我需要紧贴着地雷,在旁边挖出能够放置引爆炸药的截面。小铲子在地雷周围挥动的每一下,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也正是这个过程,让我真实体验到了扫雷排爆为什么被称为“刀尖上的舞蹈”。

  “轰隆!”一声巨响,几缕浓烟,当天挖掘出的地雷被排爆作业手统一销毁,雷区的一角终于排除了安全隐患。

  日复一日的扫雷工作让我遇到了许多困难,也让我变得更加坚毅果敢和富有经验。越往雷场深处清排,情况愈复杂。人迹罕至的环境,蛇蝎出没,在挖掘的过程中突然窜出一条毒蛇是常有的事;多年的雨水冲刷,地表覆土增加了挖掘的工作量;许多地雷布设年代久远,被周围生长的植被缠绕,大大增加了清排时触雷的危险。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我总是这样自我鼓励,不断向多次执行维和扫雷任务的组长学习,最终,我在一年多的任务期里共清排出了42枚地雷,交出了不亚于男扫雷手的成绩。

  今年6月16日,联黎部队司令德尔科尔出席了中国第十八批赴黎维和部队的授勋仪式,称赞中国女扫雷作业手表现出色。7月6日,联黎部队性别官、荷兰海军中校埃拉专程访问中国维和营区,称赞“中国女军人是维护南黎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力量。”

  女性在维和行动中有着独特优势。2016年,时任联合国负责维和事务的副秘书长拉德苏呼吁让更多女性参与到联合国维和行动中来。对于我军首次派出女子扫雷作业手亮相国际维和战场,第十八批赴黎维和部队指挥长高朝宁说:“这既是让女军人走上一线战斗岗位的实际举措,也是对联合国呼吁的积极响应。”

  截至目前,在中国军队维和人员派赴的任务区中,有7个任务区活跃着中国女军人的身影,累计已有近千名中国女军人参与维和。她们在巡逻站岗、救治病患、扫雷排爆、建筑施工、参谋军官、军事观察员等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业绩。

  (作者为中国第十八批赴黎巴嫩维和多功能工兵分队扫雷作业手)

  (本版文章由本报记者陈尚文采访整理)

  【编辑:叶攀】

Power by DedeCms